秋语阁 > 南宋异闻录 > 第206章 不知所踪
????杨瀚一行人寻到后山崖下,小青看到了白素留下的符号,不禁喜道:“她安全下来了,往那边走了。”

????众人看不懂那石壁上的鬼画符,其实那鬼画符倒不是白素姐妹俩闲来无事闲编的什么密码,而是用很简单的图形指示,配上了罗马文字解说。

????在场的人自然没人懂得这种文字,在他们眼中看来,就是杂乱无章的一篇图画,只有徐诺看到那壁上文字时,微微露出了诧异的神色,只是没有人注意到她的反应。

????众人都有马匹代步,速度要比白素昨夜步行快的多,及至到了海边岩石处,因为众人不用掩饰形踪,也是骑马从一旁村庄中穿过,而不必下马攀爬石头。

????村庄中百姓消息闭塞,还不知道传说中的天圣杨家已有后人归来,只是瞧见这许多人鲜衣怒马,气势不凡,老百姓怕事,不敢上前,只是赶紧招呼了在道上玩耍的孩子,免得惹出是非。

????一行人终于到达了白素被载出海的那片突出海岸的崖石边,小青看着大树上的刻痕,再看看前方,不禁一脸的茫然。

????杨瀚忍不住道:“怎么了?”

????小青指着前方,惊诧地道:“姐姐说……有两个人,挑灯钻进了前边的洞穴,她……追上去了。可是前边……哪有什么洞穴?”

????杨瀚向前看看,只有一片突出如盖的山崖,其下则是一片海水,海浪不断推涌上来,拍打着崖根,空空荡荡,确实没有什么洞穴。

????杨瀚忍不住走上前去,四下观望着,诧异地道:“这里有洞穴?不可能啊。”

????众人都跟上来,谭小谈突然弯腰从一根突起的石笋状石头旁捡起一团毛发状的东西,仔细看了看,说道:“这里曾经系过缆绳呢。”

????“系过缆绳?”众人都围过去,那果然是缆绳磨损留下的东西。既然缆绳,那就应该有船,众人不禁抬头向前望去,崖下的海水颜色幽深,也不知道有多深。

????蒙战捡起一块石头抛下水去,听到那水声,缓缓说道:“这崖下的海水极深,能泊得了船。”

????杨瀚慢慢走上前方一块光滑的石台,心中灵光一闪,脱口说道:“我明白了,那不是洞穴,应该是船舱!夜色之下,白素看不清楚,误以为她追踪的人钻进了洞穴,实际上……”

????徐诺接口道:“殿下猜测的不错,如果有一条船泊在这岸边,缆绳系在那里。白素姑娘追到这里,由此上船……”说到这里,徐诺的脸色突然变得难看起来。

????巴图睨着徐诺,徐徐地道:“所有的出海口,不是都已被你徐家封锁了么?”

????徐诺吸了口气,回头对身边人道:“立即查一下,负责封锁这一片海域的人是谁,叫他马上回来见我!”那人立即顿首离去。

????小青在岩石边蹲下,探头看了看,失声道:“果然是有船泊在这里,你们看!”

????杨瀚等人探头看了看,那块岩石靠水的一面很平整,应该是凿刻过,在岩石上有很深的磨擦痕迹,看来这里不但泊过船,而且是经常停泊。

????徐诺忍不住道:“蒙战长老,这里是你的地盘,这里经常有船出入,你竟丝毫不知么?”

????蒙战冷笑道:“怎么,难不成你怀疑是我在这里泊有船只?这附近暗瞧处处,不适合捕鱼。岩上又是怪石嶙峋,不适合种植。附近只有一个小村庄,谁会闲极无聊到这里探查。”

????“好了,你们不要争吵。”杨瀚制止了二人,对小青低声道:“如此看来,白素怕是一路跟过来,夜色中看不清楚,误上了贼船,现在已经被载出海去了。”

????小青站在岸边,看了看茫茫大海,一时惘然。

????大海茫茫,当然无从追踪,她明白这个道理,所以没有冲动地提出追出去。可姐姐上的船是什么船,她会不会遇到危险?一想到这里,小青就心急如焚。

????唐诗突然道:“这里正因为是蒙家的地盘,如果是蒙家在这里藏了船,完全有能力抹掉一切痕迹,也就不会被我们轻易发现了。所以,我觉得……诸位,六曲楼的老巢应该离这里不远吧?”

????蒙战和巴图的眼睛齐齐一亮,异口同声地道:“你是说,那条船有可能是六曲楼的?”

????杨瀚奇道:“你们在说什么,什么六曲楼?”

????杨瀚说着,情不自禁地看了谭小谈一眼,这个小话唠好像没跟自己聊起过什么六曲楼呢。

????谭小谈没好气地白了杨瀚一眼,什么意思啊你,干嘛这么看我?你当我是个筛子啊,浑身都是窟窿,什么事情都漏给你听?真是不知所谓!

????杨瀚笑了笑,收回目光,握住小青的手柔声安慰道:“你不要急,白素虽然功夫寻常,却是八面玲珑的心思,自来熟的脾气。又不是生死大敌,谁会舍得杀她呀?她的安全,应该无恙的,我们慢慢寻找她就是了。”

????小青挣开杨瀚的手,冷冷地道:“是我寻找她才是。你有那么多的大事要忙呢……”小青脸色不善地瞟了徐诺一眼,继续道:“还有功夫管我姐姐死活?”

????杨瀚尴尬地摸了摸鼻子,干咳两声,扭头对蒙战道:“蒙长老,麻烦你安排几个人在这附近再细细察探一番,看看能否找到更多的线索。我们先回去。”

????蒙战拱手道:“谨遵殿下之命!”

????蒙战对杨瀚肃手做了个请的动作,同时含着警告的意味瞟了一眼小青,脸色不善。

????女孩儿家对自己的男人使小性儿,那是小儿女之间的情趣,旁人懒得理会,说起来也只会一笑了之。可你若是不知轻重、不分场合,那就令人生厌了。

????杨瀚是在场诸人共同迎奉的新王,这位小青姑娘先前打他一巴掌的事,如果还能说是一时冲动的话,这时当着这么多人不给杨瀚留面子,蒙战等人对她就难免心生反感了。

????杨瀚策马一路返回,杨瀚思量片刻,凑近了徐诺,问道:“七七姑娘,那个六曲楼究竟是一个什么所在?”

????徐诺摇了摇头,道:“我也不是很清楚,这六曲楼是一个很特别的所在。虽然它就在三山洲上,而且就在这忆祖山附近,可是恰因住得近了,和我们彼此猜忌着,所以我们反而不是很……”

????徐诺还未说完,唐诗一拨马头凑了过来,笑吟吟地道:“殿下,我对六曲楼倒是了解一些,可以为殿下解惑……”

????徐诺微笑着看了唐诗一眼,马上柔声对杨瀚道:“唐诗姐姐在瀛州唐家一直负责情报搜集,想来与六曲楼早有瓜葛,殿下可以听唐诗姐姐解说一番。”

????唐诗毫不见外地凑近了杨瀚,把徐诺的马挤到了后边:“殿下,这六曲楼从何时存在,已不可考了,不过如今它却是当今世上,独立于三大帝国之外的两大势力之一,这个六曲楼……”

????徐诺勒了勒马缰绳,让在了后边。

????徐诺是徐家与唐诗实际进行接洽的人,两人自相识以来,便一直有种惺惺相惜的味道。只是此刻,徐诺忽然觉得这个唐诗有些讨厌了,没有理由,就是讨人厌!